Ada Ho's Weekly Column

Tag: 心度遊

Total 7 Posts

厚顏無恥,又吃又拿?

我出外遊歷,最渴望能走進當地人的家裏,吃他們的家常菜、聽他們的故事、認識他們的生活,從而體會其文化傳統。提筆時正身處希臘最大島嶼、歐洲最古老文明的克里特島(Crete),清早起牀還在回味昨天在退休市長家裏的一個下午。

這是我第3次拜訪前市長。啟程時才聽說69歲的他又參加競選副省長,投票日就在我們到訪的那個周末。我掙扎了一會,還是厚顏無恥地求問他招待我們,他竟然一口答應,約好是投票日翌日!

投票日當天,他還打電話通知我們,剛熟的櫻桃一夜之間被黃鼠狼偷吃了一半,只好把小 狗綁在樹下,指靠牠為我們守護櫻桃。

從海邊開車1個多小時,來到海拔1150米的高原Lasithi。廣闊的高原只有前市長一間小屋,還有一個頗大的果園,種植的都是種類多樣的果樹、蔬菜和香草。

甫到埗便感受到濃厚的希臘文化,品嘗他在後院種植的葡萄樹釀出來的白酒(Raki),是當地最普遍的一種烈酒。旁邊是他自製的芝士,他教我們沾蜂蜜來吃。我要留肚子吃大餐,唯有厚顏無恥地問主人能否把芝士帶走,翌日早餐慢慢享受。

他端上一大瓶海鹽,我不禁微笑起來,知道他又會訴說去年跟我提過的一件小故事:他出海提取海水做鹽,卻發現海中有3名半死的難民。他們本想逃難到北部的雅典等歐洲大陸城市,卻不知怎地掉進海裏,並往南漂浮到克里特島。

前市長救起他們,回到岸上找有關政府部門幫助他們。他們身上沒什麼能送給前市長,就只有身上的一件救生衣。

Continue Reading

勉強無幸福

有位遠方的朋友,10年未見。幾經辛苦,轉機加坐車,來到她居住的小市鎮,為的是再與她一席話。

剛坐下不久,只聽她打電話給別人,敦促對方快點過來加入我們的飯局。我一心來跟她吃飯,當然希望少一點「閒人」,遂豎起耳朵企圖找尋線索。

放下電話,她沒有告訴我發生何事,我們開始10年沒見的許多話題。不久,一名年輕男子走進我們的房間,她才介紹說那是她大學畢業兩年的女婿。我禮貌地跟他聊天,他沒精打采地回一句;我繼續施展渾身解數創造話題,他說正在創業,我也順着他講創業,但他始終談不上哪裏去。

我來這小鄉鎮的目標很明確,就是了解朋友的最新工作近况,既然已努力engage 女婿15 分鐘,是時候讓這乏味的對話畫上句號。

我們的千言萬語,一口氣便說了半頓飯,女婿細聲在朋友耳邊說了什麼,朋友跟他輕聲說不。我沒留意他們在糾纏什麼,隨意慰問一下。

原來女婿想先行離開,我馬上說:「沒問題,不耽誤你的工作。」朋友卻不同意,「難得你來訪,我就是要他多聽你講話……」

看見女婿人在心不在,一臉被迫應酬的怪模樣,我也不太自在,便趁機對女婿說:「沒事的,你離開吧。

Continue Reading

郵輪上的學習點滴

提筆時,身在新加坡開往香港的上空3萬呎,剛完成10天與別不同的郵輪生活。半年前,日本一間運作了36年的非牟利機構邀請我到其郵輪上演說「旅遊4.0」及領導力。

「和平號」(Peace Boat)每年也會舉辦3個月環遊世界航程,經常爆滿,沒有賭場,只有眾多學習班、興趣班和分段上船的25位嘉賓舉行的講座。約1000位乘客中有三成來自香港、台灣、大陸、新加玻、馬來西亞及泰國,其餘大多是日本人。當中35歲以下的日本人約300個,我的目標自然是理解日本新世代的思維。

每逢吃飯,我總挑選坐滿年輕人的桌子。奈何他們的英文確實不行!為何在21世紀地球村裏一個先進國家的年輕人,連基本英語溝通能力都如此糟糕?幸好他們很有禮貌,不願意在不懂日文的外人前自說自話,只好低頭吃飯。為了打破因我而起的死寂和尷尬局面,我開始主持一場雞同鴨講的晚宴。他們用他們的破英語,我用我的爛日語,竟能聊足1.5小時!

「和平號」開辦一個叫「Global University」的項目,給26位年輕乘客加插一些特別的學習機會。由於郵輪會在香港停留一晚,我提出帶有興趣者在香港「掃街」,吃香港人的地道小食。

幾位「美少女」

Continue Reading

我也是煮飯達人

「第一次見Ada走入廚房,還要如此緊張教姐姐煲飯。去過幾次池上後,她真當自己是煮飯達人!」我在廚房裏隱約聽見坐在客廳幾位朋友說話。話說我們一起到訪台灣東部以出產稻米聞名的池上鄉,與冠軍有機米王梁正賢學煮白飯個半小時。

我們煮了五煲不同品種的白米,米王教我們學做比賽評判:先看米飯的色澤,聞一下香味,然後清吃一口飯,有沒有「口感」,或聯想起其他食物的味道?我們有點心急,不斷試探哪一隻是冠軍米,米王總是微笑說:「這些全是頂級品種,但你們吃了一輩子白飯,都是專家。你們各自評選後,我才給你們參照評審團的分數。」

我們只好死心,乖乖地把自己變成專家,用心試完一口白飯後,喝一口水漱漱口,再品嚐另一種。結果,我們大多數人的評級跟評審差不多,都是「高雄147」品種獲最高分,其次是「高雄139」;反而價錢最貴、最有名氣的「越光」米,排行第四!

Rice tasting之前,我們先跟米王用個半小時學煮白飯,先從洗米開始。有人撇嘴,心想洗米幾十年,哪用體驗!誰知第一位朋友洗米不到幾秒,便被米王指正,要求雙手搓洗白米。

Continue Reading

念念不忘 池上秋收

-------------Nov-29-2018

我們一行十三人前赴台灣東部的池上鄉,欣賞雲門舞集於即將收割的金黃稻田上的表演。看畢,有些朋友坦白地說看不懂,認為該事先找資料,才能明白舞作,享受表演,言語間流露一絲絲的失望。

一周後,報紙陸續有評論人敘述演出的感受,我們努力互相傳閱。對我來說,這些是他們對該演出的個人詮釋,我喜歡參考,但不等於專家意見就是唯一答案。

大家仍擺脫不了找專家、老師和權威提供答案的思維習慣。我在表演的頭十分鐘,也有這種尋求「專家解畫」的期盼,很想知道該如何把它弄明白。

然而,我提醒自己轉換心態:不是指望專家教我看演出,而是我如何與舞者、與周遭環境進行對話?如何少用腦袋與理性,多用心靈與感知去領受信息?

心靜下來後,我嘗試進入舞作的世界。我知道是次表演叫《松煙》,便嘗試理解舞者如何演繹煙在林中緩緩升起的狀態。慢慢地,我的焦點從舞台放大到天地之間的浮雲、山嶺之間的稻田、田埂之間的禾穗。風吹過稻海,泛起金黃色的稻浪,送來陣陣的稻香。

由上天繪畫的山巒流雲稻海作佈景,我開始明白為何舞者穿著簡單的黑褲或白褲,和肉色的貼身上衣。沒有道具,簡單的音樂,配上簡約不人工化、不顯眼的舞池,讓舞者和舞池融入於大自然之中,像林中縷縷輕煙的淡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