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Ho's Weekly Column

Tag: 與自己心度遊

Total 7 Posts

學習樂觀 不做dead body

我在中學時期,班裏總有一兩個同學經常往悲觀方向想東西,什麼都說不行,最後大家便會跟隨她們放棄任何嘗試。我不喜歡被她們拖後腿,每逢組織創新活動時,都不會邀請她們加入團隊,免得大家連試都不敢試。

出來工作後,也偶然遇到另一種極端的同事:過分樂觀者容易「下巴輕輕」、不計算清楚風險與難度便草率推行新政。如果老闆過度樂觀(尤其二世祖!),草率要求團隊不斷推出欠缺深思熟慮的項目,令眾人疲於奔命之餘,太多半途夭折的失敗項目更會打沉士氣。

如何處理別人或自己的樂觀或悲觀?賓夕法尼亞大學著名心理學家Martin Seligman做了多年研究,得出重要的結論:

  1.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樂觀者更能承受壓力,重新站起來;悲觀者容易放棄,甚至陷入憂鬱。
  2. 樂觀者的韌力令他在工作、學校和比賽成就更多。樂觀也可增強免疫系統,令身體健康甚至更長壽,亦令人感到愉悅。
  3. 機構、團隊、公司應當充滿樂觀者。招聘員工的評核測試,除了傳統的能力及推動力,還應加入樂觀程度。
  4. 如果無助和憂鬱可經由學習而來(稱作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那麼樂觀也可以經由學習而來(稱作習得樂觀,learned optimism)。換言之,悲觀者可改變自己變得樂觀,獲得隨之而來的工作滿足感、健康和愉悅。
Continue Reading

工作透支自救篇

三年前我已深知進入了「工作透支」(job burnout)的狀態。我這類人視個人生產力為生命指標,「快狠準」的時間管理乃生活態度,故承認「患上」透支並作出相應的「慢活」療程,便如向軟弱與無能宣布投降,因此多傾向「延診」。

不認不認還須認,我已病入膏肓,活像一條「鹹魚」或「喪屍」。面對現實,問自己:怎樣重尋探索精神、好奇心和激情?

我回到基本步——相信激情孕育激情(passion breeds passions),借助別人的激情燃點內心那盞「將熄的燈火」。踏出第一步,四出找尋激情人物及具啟發性的奇人異士,透過與其一席話以重燃動力,聆聽其故事以激活自己。

我再次拜會一些多年沒見的師友:在北京創辦農民工子弟學校的鄭洪校長、在老撾研發精品咖啡來扶貧的 Sam、在雲南昆明從事多年扶貧工作的前矽谷工程師 Jonathan,亦多次跟隨探險家黃效文及其團隊探索鮮為人知的村莊和無名英雄的奮鬥史。

第二步是涉足平常沒機會接觸的大自然,體驗農夫、漁夫和鄉民的工作,頓覺心曠神怡、眼界大開。我對稻田情有獨鍾!

Continue Reading

工作透支的先兆

過去十年,我不時為自己把脈,緊貼身心靈的狀態,以在人生跑道上馳騁。我認為至寒至陰的障礙物, 莫過於工作透支(job burnout)。

大約四年前,我發現一些透支的先兆。在屯門設立的社企毛衣廠忽然變得很遙遠:之前連續幾年每天從九龍坐車到屯門五十分鐘,我都不覺得怎樣,這時卻漸漸感到路程遙遠,一想起來便覺乏力。

我也為着同時製作音樂劇和電影的事宜感到疲憊,覺得自己是一台工作機器,每時每刻都須用氣力刻意完成瑣碎事情。

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可能步入了工作透支的狀况,並留意到幾個透支的徵狀。最明顯的是精神疲憊,力不從心,這有異於體力疲倦。有些事情我就是提不起勁去推動,從前的拼勁、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鬥志,每天被蒸發一點,靈魂被蠶食一點,我活像一個慢慢泄氣的氣球。

還記得當時我須處理許多媒體關係,但很多記者都不先做好功課就進行訪問,而且寫來寫去都是表面和重複的內容。有位電視台導演約我做訪談,我有點應付不暇,說:「你們節目一向訪問達官貴人、社會賢達,看來你找錯了人……」他堅持不一定找名人,總之很想寫我的故事。

我例行公事地拋出一個對記者必問的問題:「你看過我在專欄介紹我們的理念和故事的文章沒有?」

如我預料,他說:「沒有。可以一邊訪問一邊聽你說……」

「不行!」我斬釘截鐵地說:「你還未準備好就來做訪問,效果只會流於片面,

Continue Reading

擁抱逆境

一位朋友說起其侄女在我的母校念中學,「她想參加某一校隊,但在遴選時竟被拒絕。」

我聽得出言語間帶有絲絲不忿,問:「有什麼不妥?」

「她爸爸認為學校理應讓任何有興趣的學生加入校隊,拒絕參與令小朋友氣餒。他想過向學校表達不滿。」

我不同意這種想法,「孩子從小培養面對挫折,磨練品格,我看這才是福氣!你寧願她15 歲還是25 歲才開始經歷挫敗?」

朋友打量我究竟在說反話還是認真的。我繼續解說:「過分保護孩子只會製造玻璃心,日後出來社會做事稍遇不如意的事,便覺世界末日,豈不更容易精神崩潰?孩子真的有興趣該項活動,還可以參加班際比賽,既可從次一級別發展興趣,又能裝備自己下一年重考校隊。不然,挑選另一個更適合自己所長的校隊。」

孩子遇上挫折,父母親朋長輩的取態很重要。家長憤憤不平要為孩子出頭討公道,孩子便學會把責任推給學校和選拔過程;家長開導孩子從正面角度面對挫敗,孩子便能啟動學習心態回應逆境,視失敗為歷練,反思自己不足。

最近有人想請我演說,分享成年人如何面對逆境。我有點為難,估計人們大多想聽一個飽受特大苦難(如大病、車禍、破產)卻能絕地反擊東山再起的人演說,這才有號召力。友人堅持那些「浩劫生還者」對一般人來說,距離太遠,難以產生共鳴。

Continue Reading

失望中的平靜安穩

兩周前與六人到日本一個小鄉鎮「心度遊」,體驗大自然和漁農生活,衝擊我等城市人。

這是我第三次遊歷此地,想不到最大衝擊來自跟二十幾位專業漁夫出海捕魚。

日出前,我們登上漁船出海,船上漁夫身材健碩、皮膚黝黑,大部分只有三十來歲。航行約十五分鐘後,船停在平靜的若狹灣,與另一艘體積相若的漁船把前一天放在水裏的魚網合力拉上來。二十幾位漁夫花了半小時的工夫,終能把魚網拉出水面。此時,天空聚集了幾十隻海鷗及兩隻麻鷹,試圖「偷食」網中的各種魚類。

在這震撼時刻,同伴們相當興奮,我卻感到失望,不斷問當地聯絡人 Asaka:「為何這麼少魚?船長不是說期待三噸的收穫嗎?夏天不是多魚季節嗎?」

我不斷與去年初夏及初秋兩次到訪時的魚量作比較,覺得今次帶着同伴們山長水遠來到日本,且要凌晨三時多起牀,為的就是這一幕,怎麼就這一點?我還是憤憤不平,在手機翻出一年前的錄影。「你看,去年這個漁夫團隊更本事!下次還是跟他們出海吧,那邊的魚特別多!」

Asaka看到我殺氣騰騰,有點不解,說:「兩批漁夫在同一灣區捕魚,都是一樣的!」

我換個問題,重新表達不滿:「這班漁夫技術是否有問題?」

Asaka耐心地解說,她前兩天也跟這隊人出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