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Ho's Weekly Column

Tag: growth mindset

Total 10 Posts

奶茶修為:一冲二焗三撞四回溫

我問一個到澳洲留學第二年的大學生,在外地生活,最想念香港的是什麼?
她想也不用想,「我最掛念香港的茶餐廳食物」。

我立時心領神會——憶起剛出外留學後,才發現從前不懂欣賞的茶餐廳、大牌檔、雲吞麵檔和粥店,竟變成日思夜想的地方。於是,我問下去:「相信你以前不曾喜歡過茶餐廳吧?」

女生點頭承認:「不單不喜歡,更加是討厭走進去……」

我會心微笑,「是的,因為那些地方通常比較骯髒、擁擠和嘈吵,甚至殘舊和坐得不舒服」。
女生像找到自己一樣,接着說:「真的!倒沒想過人思鄉時,會後悔從前沒好好珍惜吃茶記的機會。」

我在美國讀大學,第一次放4天的長假時,馬上飛去加拿大多倫多探望親戚,要過幾天充滿香港文化的日子。在一個華人購物中心,看到餐廳門口貼上「港式奶茶」的招紙。從前在香港不愛到地板總是滑潺潺的茶餐廳用餐,更不會喝奶茶,對「港式奶茶」的知識近乎零,但人在異地,為了肚裏的思鄉蟲,便喝起奶茶來。

由那時起,每逢在海外超過1個月遊學、讀書或生活,便會「茶癮起」,千辛萬苦尋覓一杯港式奶茶,換來多是失望體驗,

Continue Reading

養肥豬隊友 多得豬隊長

有人向我訴說1小時,機構裏的豬隊友如何不濟,其荒誕行為層出不窮,直教聞者心寒,見者膽破。初時我當聽故事,不免會給面前這名上司一點同情,後來他開始向我問意見。我進入客觀分析mode,難免要問:「這樣的人跟你共事了這麼多年,你做過什麼事情處理他?」

這名上級說了數個理由,對我來說都是推搪,掩飾他沒有採取過任何嚴肅的處理行動。他的理由不外乎是豬隊友的人緣很好,怕嚴厲對待他便會得罪支持他的同事。我堅持問:「縱是如此,你作為機構最高管理者,就只能白白忍受他的不濟?」

我認為這名上級在很多方面都很能幹,但如許多管理者一樣,不願處理人事問題。久而久之,工作稍遜者或認為自己沒問題,或以為能瞞天過海,最終變成病入膏肓的豬隊友。

說到底,管理者任由豬隊友持續拖累團隊運作一段長日子,已經反映了領導上的嚴重失誤。說得難聽一點,他沒有資格埋怨自己縱容出來的豬隊友,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豬隊長。

嘲笑豬隊友好過癮,但有多少人懂得追溯誰是創造豬隊友的上級?又有多少人能洞悉到上司可能把好同事錯判為豬隊友?

因此,我給管理者把脈,不會只講豬隊友有多爛、多離譜,而是從管理者的觀察、解讀和干預行動這3個層次剖析,思考他在哪個層次出現錯判,自己是否豬隊長!

1. 觀察層面 看清下屬貢獻

有些主管大吐苦水豬隊友怎樣糟糕的時候,我對其觀察存保留態度,

Continue Reading

難為去留定分界?

每逢年尾年頭,大家聚首離不開的話題,就是應否離職,原因總有萬千種,全都要進入當事人的處境。只聽單方面分析,確實不能盡信其觀察或解讀,但要幫助對方保持客觀態度分析利弊,並作出明確決定,是一件極富挑戰的事情。

我收過同事的辭職信,有些令我舒一口氣,心中說「好行夾唔送」;有些令我心裏一沉,立即約見望能挽留,最怕是對方死口不說原因,或用其他理由隱瞞事實,變成沒有轉彎餘地。倘若那人是重要副手,我會找認識他的人幫忙「探口氣」,總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讓人才離開!

我曾培訓過一家企業的高層,老闆的得力助手辭職,只說是壓力問題。老闆多日寢食不安,跟我提起。我以常理分析,一個飽經風浪的高管,又怎會因壓力而辭職?我猜想定有真正問題,只是他不願透露給老闆。

坦白說理由 勿先定論上司反應

老闆認為他倆推心置腹,對方不可能不跟他說出實情,但也認為我的推算並非無理,遂請我幫忙了解情由。我樂意之極,但強調「不包生仔」,意思是我以中立的executive coach身分,而不是老闆派來的「說客」,為當事人分析對自己職志和生命最有利的選項,故結果未必是老闆所期盼的,到時可別怪我。
與那高管坐下來,

Continue Reading

曠野中的雅興

長年累月的疫情與逆境日子,教人喘不過氣,蒼涼幽暗的大氣下,每天都要花好些工夫振作自己,這已成為大多香港人的日常寫照。有朋友說他長期悶悶不樂,我問,那是怎麼樣的?

他說,就是缺了一份「雅興」:不想去戲院看電影,反正坐不定;不想出外吃飯,反正食之無味。每天營營役役地上班下班,生活沒有色彩。

啊,雅興。雅興是精神健康的一個指標,也是對應逆境的一種意志表徵!困境逆境中的雅興,並非不理世事、附庸風雅,而是好整以暇、保留實力的修養,好像一葉小舟在驚濤駭浪之際,隨着怒海起伏,在被動中不失沉實思變,保存內力,培養更深底蘊,以待風雨後有所作為。

我這一年在台灣「心度遊」,時刻記掛香港未來,心情難免惆悵憂戚,感覺像長期被上帝遺忘了,何來雅興?不過,基督教信仰還是給予最強的提醒:這是一個曠野中的寶貴歷練。聖經中,青少年大衛被政權追殺而逃難到曠野,漂泊十數年。曠野裏有很多野獸和仇敵,危機四伏,大衛遇上怪人怪事,也遇上愛人和高人。最重要的是,在曠野歲月裏,

Continue Reading

城鄉交替的奇幻旅程

從小幻想住在一個小村莊會是怎麼樣的感覺。像動畫《飄零燕》的色彩繽紛、純潔可愛的夢境?像電影情節的充滿智慧與生命轉化,還是平淡的隱士生活?

半年前,我受夠了香港疫情下被長期「囚禁」室內的鬱悶,一於變成digital nomad(數碼游牧者),出走到台灣東部一個如詩如畫的鄉村——池上。認識我的朋友,特別是跟我共事過的人,都奇怪我這個連香港人也嫌太快和chur(緊迫)的city girl,在偏遠農村可以生存多久?

從一個地極走到另一地極,我開啟了一場經常充滿極端體驗的奇幻旅程。
------------Mar-18-2021

細味小確幸 蘇醒感性感知

小時候經常期盼能活出驚天地泣鬼神的生命,看一套地震天搖的勵志電影,戀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給一場震撼人心的演講。結果,內功和智慧都是從枯燥乏味、微不足道的小事磨練出來。

在鄉村生活,就是學習細味村上春樹所說的「小確幸」——微小而確實的幸福 。都市人忽略平凡小事,也錯過當中值得感恩和回味的情誼,只求用娛樂來餵養身心靈的需要,用喧鬧來掩蓋內心呼喊,用俗套色彩來擺脫生命中的原始底色。來到寧靜的鄉下不能以城市的慣常「精神鴉片」來麻醉自己,便只好鼓起勇氣蘇醒感性感知的一面去面對。

池上本來就不是一般的農村。經過多方面的努力,這個風光如畫的魚米之鄉在十數年間孕育文化藝術氣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