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Ho's Weekly Column

Tag: art critique

Total 1 Post

念念不忘 池上秋收

-------------Nov-29-2018

我們一行十三人前赴台灣東部的池上鄉,欣賞雲門舞集於即將收割的金黃稻田上的表演。看畢,有些朋友坦白地說看不懂,認為該事先找資料,才能明白舞作,享受表演,言語間流露一絲絲的失望。

一周後,報紙陸續有評論人敘述演出的感受,我們努力互相傳閱。對我來說,這些是他們對該演出的個人詮釋,我喜歡參考,但不等於專家意見就是唯一答案。

大家仍擺脫不了找專家、老師和權威提供答案的思維習慣。我在表演的頭十分鐘,也有這種尋求「專家解畫」的期盼,很想知道該如何把它弄明白。

然而,我提醒自己轉換心態:不是指望專家教我看演出,而是我如何與舞者、與周遭環境進行對話?如何少用腦袋與理性,多用心靈與感知去領受信息?

心靜下來後,我嘗試進入舞作的世界。我知道是次表演叫《松煙》,便嘗試理解舞者如何演繹煙在林中緩緩升起的狀態。慢慢地,我的焦點從舞台放大到天地之間的浮雲、山嶺之間的稻田、田埂之間的禾穗。風吹過稻海,泛起金黃色的稻浪,送來陣陣的稻香。

由上天繪畫的山巒流雲稻海作佈景,我開始明白為何舞者穿著簡單的黑褲或白褲,和肉色的貼身上衣。沒有道具,簡單的音樂,配上簡約不人工化、不顯眼的舞池,讓舞者和舞池融入於大自然之中,像林中縷縷輕煙的淡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