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Ho's Weekly Column

調解的火線領導

一名經理跟我盡數上司的離地問題,我鼓勵他主動找對方溝通,他憤怒起來,說:「為什麼主動溝通的是我?况且,跟他談什麼也沒用……」看來,就算上司主動找他,他也不會坦誠相見。

然後,我跟他的老闆討論團隊挑戰時,他不諱言跟該經理接觸不多,但我發現他對經理頗有成見,大概是聽信其他同事的評價。老闆長年把那部門的問題擱在一旁,雙方把問題掃入地氈底,嫌隙日漸加深,老闆也沒有踏出一步處理僵局。

我從兩方都聽了很多,更能聽到他們中間有太多誤會,又沒有互信,彼此用負面角度解讀對方的說話。他們願意坐下來求證,加上真誠提出問題,很多誤會可迎刃而解。

經理提出上司的責任是主動了解前線問題,於是無限期地等待。我只能說,無論誰對誰錯誰高級,任何一方皆可帶領眾人走出困局,那就是發揮領導力。不過,很多人以為領導應源自上級,看不到自己也能發揮領導。

我看到雙方關係長時間惡化下去,實在不忍——時間愈長,傷害愈多,然後做什麼都會太遲。我遂提出由我找老闆溝通,經理有點愕然,半諷刺地笑說:「你果然有鋪癮(癖好)——眾人都放棄了的人,你偏偏就要去花時間精力開導他!你試吧,但不要希望愈高、失望愈大。

Continue Reading

豬家長搭建實習爛舞台

朋友聘請了一個畢業生,他從中學開始便到外國留學至碩士畢業,上班不久老闆請他訂機票,他偷偷打電話回家找家人代勞。

另一個朋友忍不住訴說,半年前聘請了一名畢業生,認為她很有潛質而要好好培養她,不久便發現她不斷挑戰一名資深同事教她的做事方法,差不多每件事都要給她合理解釋,辯證一番後她覺得合理才會執行職務。情况就像一個學游泳的人,坐着要求你說服她為何要這樣呼吸、手腳為何要這樣做、肌肉為何會被帶動……同事和老闆被她的「每事問」和「天天辯證法」弄得死去活來。

這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總令人捧腹嘲笑新世代。我卻不期然地想,這些年輕人有多少是由豬家長、豬長輩創造出來的?

「強力持份者」要求僱主安排實習

我經常在一些「強力持份者」的半威迫、半懇求下,要求讓其子女、世侄進入我的公司做暑期實習生。我先小人後君子地說清楚,無論何人都需經歷一般實習生的工作經驗,要經過正式面試,跟隨眾人的上班時間和規矩,不會有特權。對方往往說:「當然啦,跟你學習是最重要的。」

然後呢?就是一連串討價還價的過程。

有人想讓其大客戶的侄女來實習,我一聽便皺眉頭,這麼轉折的「順水人情」,我說:「我們給大學生的實習期為10個星期。實習生通常頭4周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中段才有點覺悟,

Continue Reading

「錯重點」的職場二三事

剛認識一名朋友,非常客氣,喜歡款待別人。我們聊起社交禮儀時,她說經常從小教導她的孩子,別人請吃飯前,先自行吃東西。我聽得莫名其妙,問為何要先「打底」。她解說:「因為我怕他們肚子太餓,便會露出狼吞虎嚥的食相,失禮別人。赴會前先吃得半飽,便不會做出失禮的舉動。」

我感到很疑惑:為何不直接教導孩子要注意食相,不要搶夾東西、吃得太快、飛象過河,還要倒茶給旁邊的人……而且,請吃飯的主人家,看到賓客不想吃東西,可能誤會賓客挑剔,或不欣賞自己一擔心血為他做的菜式,心裏不爽。

母親對孩子沒有信心,索性不教餐桌和社交禮儀等較難學好的質素,只教飯前先吃一餐,較易達到效果。不過,孩子始終學不到真正的重點。

查找問題根源 調校焦點

職場裏也充斥許多因為錯重點而引起的重複犯錯,管理者每天的最大任務,就是判斷自己或團隊搞錯了什麼重點——問題的根源,或目標,或原則——然後調校焦點,返回「正確」的重點。有很多因為錯重點而產生的錯誤分析和決定,非常細微,卻又能令團隊鑄成大錯。以下是4個例子:

Continue Reading

奶茶修為:一冲二焗三撞四回溫

我問一個到澳洲留學第二年的大學生,在外地生活,最想念香港的是什麼?
她想也不用想,「我最掛念香港的茶餐廳食物」。

我立時心領神會——憶起剛出外留學後,才發現從前不懂欣賞的茶餐廳、大牌檔、雲吞麵檔和粥店,竟變成日思夜想的地方。於是,我問下去:「相信你以前不曾喜歡過茶餐廳吧?」

女生點頭承認:「不單不喜歡,更加是討厭走進去……」

我會心微笑,「是的,因為那些地方通常比較骯髒、擁擠和嘈吵,甚至殘舊和坐得不舒服」。
女生像找到自己一樣,接着說:「真的!倒沒想過人思鄉時,會後悔從前沒好好珍惜吃茶記的機會。」

我在美國讀大學,第一次放4天的長假時,馬上飛去加拿大多倫多探望親戚,要過幾天充滿香港文化的日子。在一個華人購物中心,看到餐廳門口貼上「港式奶茶」的招紙。從前在香港不愛到地板總是滑潺潺的茶餐廳用餐,更不會喝奶茶,對「港式奶茶」的知識近乎零,但人在異地,為了肚裏的思鄉蟲,便喝起奶茶來。

由那時起,每逢在海外超過1個月遊學、讀書或生活,便會「茶癮起」,千辛萬苦尋覓一杯港式奶茶,換來多是失望體驗,

Continue Reading

建立非正式權力

職場中不少混亂和誤會來自對權力的認識不足,不敢或不懂行使權力。
權力是一個提供服務的「正式合約」及「不明文契約」,是別人授權給你以換取你的服務(power entrusted for service),分為「正式權力」(formal authority)和「非正式權力」(informal authority)兩種(註)。

不敢不懂行使權力致混亂

大家最熟悉的是「正式權力」。你簽的正式聘用合約,訂明機構給你的職權和報酬以換取你的何種服務。如(圖一)所示,假如你的職位3年不變的話,你在機構裏的正式權力是固定的,因此是「直線」而不是「曲線」。第4年升職的話,直線便向上移動。若再過3年後離職,正式權力便跌至零,代表你在機構裏不再享有任何正式權力。

--1-2---------May-17-2022

「非正式權力」建基於聲譽、業績、誠信、信譽、道德勸說(moral persuasion)、信任和提供的服務,須逐漸建立和累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