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Ho's Weekly Column

難為去留定分界?

每逢年尾年頭,大家聚首離不開的話題,就是應否離職,原因總有萬千種,全都要進入當事人的處境。只聽單方面分析,確實不能盡信其觀察或解讀,但要幫助對方保持客觀態度分析利弊,並作出明確決定,是一件極富挑戰的事情。

我收過同事的辭職信,有些令我舒一口氣,心中說「好行夾唔送」;有些令我心裏一沉,立即約見望能挽留,最怕是對方死口不說原因,或用其他理由隱瞞事實,變成沒有轉彎餘地。倘若那人是重要副手,我會找認識他的人幫忙「探口氣」,總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讓人才離開!

我曾培訓過一家企業的高層,老闆的得力助手辭職,只說是壓力問題。老闆多日寢食不安,跟我提起。我以常理分析,一個飽經風浪的高管,又怎會因壓力而辭職?我猜想定有真正問題,只是他不願透露給老闆。

坦白說理由 勿先定論上司反應

老闆認為他倆推心置腹,對方不可能不跟他說出實情,但也認為我的推算並非無理,遂請我幫忙了解情由。我樂意之極,但強調「不包生仔」,意思是我以中立的executive coach身分,而不是老闆派來的「說客」,為當事人分析對自己職志和生命最有利的選項,故結果未必是老闆所期盼的,到時可別怪我。
與那高管坐下來,

Continue Reading

文藝啟蒙 回不去愚昧無知

小時候,爸爸每星期六喜歡帶我們看電影,然後到酒店咖啡廳歎下午茶。我和弟弟大約10多歲的時候,爸爸喝着咖啡,語重心長地跟我們說了以下一番話:「生活情趣對於兩夫妻的感情,可說是可大可小。很多夫妻離婚,是一個只顧賺錢不懂調劑身心講生活情趣,另一個想一起做些有情趣的事情卻被罵為浪費金錢,很不是味兒。你們遺傳了我的情趣基因,將來擇偶,切記要揀一個講情趣的人。」

情趣這回事,是天生性情還是後天培養?我認為是從小受家庭薰陶,亦有受社會文化影響,長大後,更可以自我培養出來。

生活情趣是對感性的回應,也給理性提供助燃劑,滋潤精神,撩動創意和想像力。情趣是一份心情、一種生活態度,對某種美感、情感和志趣的追求,豐儉由人,未必需花很多錢,但肯定要投放時間雕琢和浸潤,成果是一個人的見識、品味和氣質。

對爸爸而言,情趣是維繫情感或自我療癒的軟力量,地位超然,不能用現實的目光衡量,否則,只能慨嘆「道不同」或「夏蟲不可語冰」。對我而言,情趣包含了一份回憶,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暖暖溫情。

培養情趣,得給空間醞釀閒情和雅興,而文化藝術是培養情感和感知的酵素。然而,

Continue Reading

化身天使 Pay it forward

剛放下電話,又是一個不久前參加過我的領導培訓的高管,壯年時期已邁進收成期。這兩年翻天覆地的大環境變化,打亂一切計劃和生活模式,最令人懊惱的是難以作長遠的規劃;加上不能外遊,多了很多空閒時間,從前工作壓力太大時,渴望休息和享受生活,現在多出了時間卻因憂慮未來而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對一輩子積極進取的人來說,「空閒」和「慢活」最多是一種對短時間放假的嚮往,時間一長,差不多等同無聊頹廢、虛度光陰。他們需要的是一種充實感和使命感,才會覺得對得住自己。

我既屬這類人,自能深深體會當中的內心掙扎。我的對應方法,是用另一種積極方式回應這段節奏紊亂呆滯的日子。

幫助別人可忘憂

幫助別人可以暫時忘卻自己的憂戚,多想想別人的問題,可抽離自我為中心的世界,你會發現世界變得很大。有着一點點使命感和正義感作為助燃劑,你所做的小事情都會是larger than life!
一直以來,我經常心存感恩,有很多幫助過我的人,以不同形式給我指點迷津,教我安身立命和活出精彩。與這些天使相遇的時間或長或短,但他們都曾祝福過我的生命。當時就算口頭表達過謝意,總是等不到機會,在實際上為他們做點什麼,所以只能以「pay it forward」的精神——做別人的天使—

Continue Reading

董事不懂事 越權搞亂檔

說起大家都會一肚火的話題,好多時是一些老闆呀、董事呀,他們一聲令下,有理無理,下面的同事便會做到死。前線同事明知做來純粹是敷衍上層,也要放下正經事或擠出休息時間去認真地「白做」。更甚者,很多時要開無謂的會議,也是應酬上層的離地要求,或滿足某些「揸住雞毛當令箭」人士「刷存在感」的需要。除了籠統歸咎於弄權、嗜權和權力鬥爭,其實很多時是錯誤使用權力:誤用、過用、濫用、不約束使用。

很多人談論權力就像談性愛,或覺得是一種忌諱,或不好意思宣之於口,或有種錯覺認為用權和說權是貶低自己的高尚情操。權力在家庭、工作、義工範疇都存在着,即使不敢認識權力、不肯學習使用權力的人,始終都有面對權力和用權的時候。於是,我們見到很多人一邊誤用、濫用權力,一邊裝謙虛說自己不喜歡行使權力,事實上,他們有的用權用得猶抱琵琶半遮面,有的用得肆無忌憚、理所當然。

你可以自欺欺人說你沒有使用權力,但受你崗位帶來的權力而需「招呼」你的同事,則肯定不會同意。試想想,你可能出於熱心,想多關心機構的某項目,

Continue Reading

曠野中的雅興

長年累月的疫情與逆境日子,教人喘不過氣,蒼涼幽暗的大氣下,每天都要花好些工夫振作自己,這已成為大多香港人的日常寫照。有朋友說他長期悶悶不樂,我問,那是怎麼樣的?

他說,就是缺了一份「雅興」:不想去戲院看電影,反正坐不定;不想出外吃飯,反正食之無味。每天營營役役地上班下班,生活沒有色彩。

啊,雅興。雅興是精神健康的一個指標,也是對應逆境的一種意志表徵!困境逆境中的雅興,並非不理世事、附庸風雅,而是好整以暇、保留實力的修養,好像一葉小舟在驚濤駭浪之際,隨着怒海起伏,在被動中不失沉實思變,保存內力,培養更深底蘊,以待風雨後有所作為。

我這一年在台灣「心度遊」,時刻記掛香港未來,心情難免惆悵憂戚,感覺像長期被上帝遺忘了,何來雅興?不過,基督教信仰還是給予最強的提醒:這是一個曠野中的寶貴歷練。聖經中,青少年大衛被政權追殺而逃難到曠野,漂泊十數年。曠野裏有很多野獸和仇敵,危機四伏,大衛遇上怪人怪事,也遇上愛人和高人。最重要的是,在曠野歲月裏,

Continue Reading